傢俱製造

關於部落格
漏水
  • 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8省份前三季度城鎮居民收入出爐 上海最高(圖)

  《新聞1+1》2014年11月4日完成台本   ——反貪總局,升級為反腐!   導視:   解說:   越來越深入的反腐   最高檢反貪污賄賂總局局長 徐進輝:   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家中搜查發現現金摺合人民幣2億餘元,成為建國(新中國成立)以來檢察機關一次起獲贓款現金數額最大的案件。   解說:   越來越複雜的反腐   徐進輝:   今年1—9月,全國檢察機關反貪污賄賂部門共立案貪污賄賂犯罪案件27235件35633人,與去年同比分別上升9.9%和5.6%。”   解說:   案多人少,統籌乏力,裝備落後,成立20年,最高檢反貪總局即將迎來升級版。   反貪總局:升格?擴軍?為反腐!   主持人 王寧:   觀眾朋友晚上好,歡迎進入正在直播的《新聞1+1》。   這一張100元的人民幣,大家肯定都見過,但是如果是200萬張這樣的100元的鈔票摞起來你見過嗎?反正我是沒見過,估計大多數人都沒見過。但是幾天前我們看到在最高檢的新聞發佈會上就發佈了,在這個發改委煤炭司的副司長魏鵬遠的家裡就搜查出了現金大概是兩億元,這也是建國以來,迄今為止最大的一次性起獲贓款最多的案件。   好了,這條消息一齣,網上開了鍋了,網友們開始紛紛地戲謔,說這兩億多元加起來得有多少啊,而且還做了各種各樣的圖,我們給大家羅列一下,什麼說法都有。有人說摞起來得有兩米多高吧;有人說這鋪開肯定相當於三個足球場的面積了;還也人說這16台點鈔機一起工作兩個小時可能才能點完;還有人說把它一張一張地疊起來,這個高度大概相當於兩百米的大廈。   好,戲謔歸戲謔,但真正的問題,這兩億元是誰搜出來的呢?這就是最高檢反貪總局的大手筆了。其實在20年前反貪總局剛剛成立的時候,我們看到這個貪腐的數字是以萬、十萬、百萬這樣的計量單位在計量的,而現在動不動就會出現上千萬、上億元的計量單位。貪腐在不斷地升級,那我們的反貪部門是不是也應該升級了呢?就在兩天前,最高檢公佈了消息,將會成立新的反貪總局。反貪總局要升級了,它會帶來什麼樣的變化呢?今天我們的節目就關註於此。   解說:   “反貪總局”將迎來升級版,10月31日,在最高檢公佈這一消息時,多多少少有些出乎大家的意料。在10月31日的新聞發佈會上,除了反貪總局要升格的消息,最高檢,還發佈了一組重要的數據。   2014年10月31日 新聞:   “今年1—9月,全國檢察機關反貪污賄賂部門共立案貪污賄賂犯罪案件27235件35633人,與去年同比分別上升9.9%和5.6%。”   解說:   數據的背後,不僅僅是反腐的成績,更是反映了反貪總局所面臨的一個嚴峻現實。面對數量龐大的案件,最高檢副檢察長邱學強在接受新華社專訪時就透露說:“經過20年的發展,一些影響辦案成效的問題逐漸暴露出來,特別是機構設置不合理、力量分散、案多人少、統籌乏力、裝備落後等問題日益突出”。   清華大學法學院副院長 曾任職最高檢瀆職侵權檢察廳 張建偉:   在一線配備的辦案力量,就整體的檢察機關人數來說,顯然是不成比例的,藉著新反貪總局成立,使檢察機關的一線辦案力量能夠進一步增長。   解說:   張建偉,曾在最高檢瀆職侵權檢察廳掛職,對於反貪總局現狀有著切身體會。此外,公檢法長期面臨的“多頭領導”,在他看來,也是制約查腐辦案的長期障礙。   張建偉:   整個檢察機關,雖然上下級是領導關係,但是還存在著地方的黨委對於檢察機關的領導,實際上存在一種雙重領導體制,檢察機關的反貪力量有時候也受制於這種體制。   解說:   媒體透露,新反貪總局局長將高配至“副部級”。張建偉表示,反貪總局“升格”,將有利於集中精力查辦大案。   張建偉:   成立新的反貪總局,由一名副部級的檢察委員或者專職委員來兼任反貪總局的局長,那麼在整個司法機關內部,顯然就更有底氣。   解說:   除了人員的緊張外,新的反腐形勢,也凸顯了反貪總局現有裝備落後的問題。   張建偉:   長期困擾檢察機關的是存在著大量的一對一證據的案件,所謂的四知案件,你知我知、天知地知,行賄的人說了,把賄賂的財物交給了受賄人,受賄的人他不承認這種案件往往需要技術偵查手段,把案件搞清楚。2012年新的刑事訴訟法規定了特殊偵查手段,就特殊偵查的相應規定來看,檢察機關辦理貪污賄賂案件是不夠得力。   解說:   反貪總局在中國反腐進程中,曾經發揮過舉足輕重的作用。1989年,第一個反貪局在廣東誕生。經過5年試水,1995年11月10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反貪污賄賂總局正式掛牌,標志著我國檢察機關懲治貪污賄賂犯罪工作走上正軌。   張建偉:   當時我正在最高檢察院工作,最高人民檢察院牌子之外,增加了一個反貪污賄賂總局的牌子,我當時對這個事情記憶猶新,過去在反腐敗當中,幾乎現在能夠為社會廣泛知道的,都有我們最高檢察院反貪總局的影子在裡面。   主持人:   在一般情況下,一提到反腐,大家可能第一時間會想到的是中紀委,但是對於這個最高檢的反腐,可能一般的公眾瞭解很少,下麵我們就通過一些圖片來做一個簡單的疏理,告訴大傢具體這個最高檢的反貪局是承擔著一個什麼樣的職能,它的結構是什麼樣的。我們來看最高檢的反貪污賄賂總局它的成立時間是1995年的11月10日,它是最高檢的內設機構,它主要針對的是職務犯罪。   再來看下一個,在整個的我國的反腐的版圖當中,這個最高檢的反貪局它的角色是什麼呢?中紀委,主要進行的是黨內監督,監督黨員。而國家預防腐敗局和監察部是由政府來統一管理的,應該說是政府的主要反腐機構,主要管理的是行政機關和公務員。在這裡我們特別強調的是監察部跟中紀委,它是一個合署辦公,合署辦公的意思就是說一套班子兩個名稱,同樣的是兩個職能。而在司法體系當中,最高檢下設的是反貪總局和職務犯罪預防廳,當然了,還有瀆職侵權檢察廳,那這三個部門將合在一起主要是分力來管理在司法領域當中出現的貪污腐敗的問題。   我們可以舉個例子,是以省部級官員的貪官的審查流程,來瞭解一下,到底這個反貪局的辦案流程是什麼樣子?中紀委拿到了線索,把案件交給了最高檢,當然是發現官員有問題。最高檢拿到了這個案子之後,有的是直接偵辦,有的是把案件交給下級的檢察機關去偵辦。那這個流程就是向當地的法院提起公訴,然後再進行法院的宣判,比如說大家非常熟悉的交給吉林省的檢察院偵查上海市保案,還有交給濟南市的檢察院去負責起訴薄熙來案等等。   好,那我們來看看這個成果,從2004年到2013年,我們看到這個數字,在以波動的方式上升,在2013年的時候,一共查處的立案偵辦的省部級的人數達到了30人,而今年這個數字,雖然我們沒有列到這個圖表上面,但是我可以告訴大家,僅僅是在11月份之前,反貪總局直接查辦和組織指揮查辦的案件,省部級的專案已經達到了20件了。   好,剛纔我們簡單地疏理了一下反貪總局的辦案流程和它的角色,我們也看到從人數,貪官的人數不斷地上升,也看到了現在貪腐的嚴峻性,那麼反貪總局面對的問題,當然也會日益暴露出來。我們趕快來請教中國人民大學的法學教授何家弘教授,因為他曾經在最高檢掛過職,對於它的內部是有一些瞭解的,它的運作方式。我們想問一下何教授,之所以問題在升級,我們的反貪部門也要升級,但是我們很多的普通公眾不瞭解升級在哪,比如說電腦我們都熟悉,升級有硬件的升級、軟件的改造,那作為反貪機構,它的升級的亮點是在哪?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教授 何家弘:   當然如果直接看升級,就是從一個廳級的單位升為一個副部級的單位。但是如果僅僅從這個角度看待這件事,那就把它看得太簡單了。實際這次反貪總局的升格,它代表著我們檢查系統內部職務犯罪偵查權力的優化整合。而且如果看得更遠一點,它其實對我們國家整個反腐敗的這個體制都會有一個潛在的影響。   因為你剛纔也講了,就是我們現在檢查系統內部承擔著反腐敗職能的部門主要有三個,一個就是大家熟悉的這個反貪污賄賂總局,其實反貪污賄賂總局的名氣還是很大的,曾經有這樣的傳言。因為在最高檢,原來門口是掛著兩塊牌子的,一塊是最高人民檢察院,一塊就是反貪污賄賂總局。還有的老百姓曾經問過,說這個最高人民檢察院是不是反貪污賄賂總局裡邊的一個下屬的機構,這個都給弄反了,但是它也反映出,確實反貪總局的名氣很大。   那麼另外檢查系統內部,還有就是瀆職侵權檢察部門,最高檢叫瀆職侵權檢察廳,在各省級以下的檢察院,現在一般都叫反瀆職侵權局。另外就是你剛纔提到的檢察系統,還有職務犯罪預防廳,以及下麵各地檢察院的職務犯罪預防處或者科。那麼這三個部門都承擔著反腐敗的職能,而且它的職能是有交叉的。比如這個反瀆職侵權檢察廳,如果按照法律的規定,它主要就是負責兩大類的職務犯罪案件,一個是瀆職案件,包括大家熟悉的濫用職權,玩忽職守等等。另外還有一類,就是侵犯公民權利的,比如大家也聽到的警察的逼供等等。那麼反貪部門主要負責就是,貪污、賄賂這兩類犯罪的案件的偵查。   主持人:   而且最高檢下屬的反貪機構,確實對於一些重特大的這種貪污腐敗賄賂案件是有可以直接偵辦的這種可能性的,不知道未來這種可能性會不會把這個空間再次拉大。因為我們現在非常關心一個問題,就是它的這個升級改造一定是因為內部也出現了剛性的需求,這個剛性的需求在哪?跟這個外部環境的變化,也就是貪腐的這個升級有沒有關係?我們再來看一個短片。   最高檢反貪污賄賂總局局長 徐進輝:   其中,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檢查機關在他購買的一處房產內,一次就起獲了各種現金貨幣,摺合人民幣兩億餘元,這是我們檢查機關有史以來在一個地點起獲贓款,最多的一起案件。   解說:   10月31日,在最高人民檢察院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相關負責人談到了對國家發改委系列案件的立案偵查,其中,“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家中搜出現金摺合2億餘元”的消息,迅速被媒體報道和轉載。   網友:   網友1:燒壞四台驗鈔機?估計質量再好的點鈔機也會扛不住。   網友2:據估算,價值億元的百元大鈔堆積起來大約長1.55米,寬0.77米,高1米,重量達到1.15噸。   解說:   如此貪腐,國人震驚。事實上,早在今年5月,有媒體就報道了魏鵬遠被帶走調查的消息,但始終沒有更確切的官方調查信息披露。10月31日,隨著國家發改委煤炭司原副司長魏鵬遠被調查消息的公佈,我們相信,這一系列公眾已經關註很久的案件,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   近年來,在打擊反腐敗的諸多行動中,中紀委越來越被公眾所瞭解,所關註。而這次,最高檢的反貪總局,也通過發改委系列案件調查,開始更多的吸引著公眾視線。   最高檢反貪污賄賂總局局長 徐進輝:   一個是這些人的所在部門是權力集中、權力過大,這是誘發這些人腐敗犯罪的重要原因,我們認為;二是這些權力集中的部門,在管理和監督機制方面,長期存在著漏洞和缺失。項目審批權運轉不透明,不規範,缺乏有效監督。   解說:   自1995年設立以來,最高檢反貪總局為推進反腐敗鬥爭作出了重要貢獻,同時,不斷暴露出來的問題,也越來越制約著反腐成效。   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教授 陳光中:   十八大以來,反腐敗力度的增強,許多的大案、要案要移送到檢察院,最高檢察院,原來(反貪)總局沒有那麼多的力量,而且他勢必要把有的案件轉交給下麵去辦,不可能直接辦那麼多的案件,實際上就是辦案的單位分散了。   解說:   困局,正在尋求改變。有分析認為,新的反貪總局誕生,不僅會讓反腐效率提高,同時,也將會與中紀委的關係將更加密切,二者在原有聯席會的基礎上,可能將調整相應的工作機制,合作將更加緊密,“打老虎”的力度將更大。   張建偉:   反貪部門進一步升格,使人員的配置更加合理化,技術裝備能夠有所提升,實際上是要加強檢察機關在反腐敗工作中的作用,紀檢部門可以從沉重的反腐敗的工作中能夠有所解脫。   主持人:   而且在剛纔我們談論反貪局在升級之後的變化的時候,說到原來最高檢下屬的三個部門,它們的職能各有不同。但是今天,當這個新的反貪局成立了之後,他們是不是能夠完成合併?而更重要的是在這個反貪的版圖上,跟中紀委、監察部門的關係會發生一個什麼樣的變化?力量的制衡會發生變化嗎?這些我們都要來繼續來請教何教授。   何家弘:   我覺得這個事情,反貪總局成立之後,應該是把原來的三個部門合為一個部門,這樣才會使整個的人員配置更為合理。因為以前我們一方面是人力不足,但實際上在有些地方卻有人員閑置的這種情況,所以三個整合起來,肯定會更有利於面對現在腐敗問題這麼嚴重的情況。   另外就是涉及到檢察系統和紀檢監察系統的關係。按照我們國家的法律規定,職務犯罪案件,包括這個腐敗犯罪,機構是檢察院的職務犯罪偵查部門。中紀委,以及所有的紀檢監察部門,它主要是針對這些違紀的這些案件進行調查。   所以說句老實話,按照法律規定,就是檢察系統應該是我們國家查辦腐敗案件的“正規軍”,但是因為很多方面因素的影響,特別是在地方查辦這些腐敗案件阻力很大,所以不能夠應對現在查辦腐敗案件的這種要求。所以紀檢監察部門,它卻承擔著“主力軍”的這樣一種角色。那麼把檢察系統的所有反腐敗的這些力量整合起來之後,我想目的是要打造一支法定的職務犯罪偵查的“鐵軍”,也就是能夠使正規軍真正成為中國反腐敗的主力軍,這是一個目的。   主持人:   把正規軍變成主力軍,因為現在確確實實我們這個反腐的形勢越來越嚴峻了,甚至也用到了空前這樣的形容。而最重要的是我們當翻開貪腐的這個歷史的時候,會發現貪就像火一樣,如果不遏制它,它就會燎原,而且欲望也會像水一樣,如果不遏制它,就會自溺。那這種凶猛而下的這種職務犯罪,之後我們也看到了大量的一些官員逃到了境外,對於境外的一些貪官的追逃也成為了最高檢反貪局的一個重點,我們下麵通過一個短片,來瞭解一下這方面他們都做出了什麼樣的成績。   解說:   今年5月,由中央紀委牽頭聯合最高法、最高檢、外交部、公安部、央行等部門合力編織了一張境外緝捕大網,打破了以往各自為戰的局面,而境外追逃也已經越來越被公眾寄予厚望。   張建偉:   十八大以來,現在對於反貪工作的重視程度,可能達到了1949年新中國建國以來從未有過的高度,當然也是針對現在貪污賄賂案件的犯罪形勢較為嚴峻這樣一個現實,而做出的一種反應。   解說:   就在這樣的背景下,新的反貪總局,無疑要承擔起大量的工作。在不斷增加的境外追逃案件中,既要發揮其作為《聯合國反腐敗公約》刑事司法協助中央機關的職能作用,利用多邊公約、雙邊司法協助條約和引渡條約開展境外追逃。同時,還需要發揮部分邊境地區檢察機關,在邊境合作機制中的便利與優勢,加強同鄰近國家或地區執法部門在追逃追贓方面的合作。而在境內打擊腐敗的過程中,也將繼續成為整個案件的重要推進者之一。   張建偉:   像薄熙來案件,像王立軍案件,還有劉鐵男案件,這些案件實際上都有最高檢察院的反貪污賄賂部門在整個的偵查活動當中做統一部署,進行周密細緻的安排,有些案件是在省內有重大影響,各個省檢察機關都扮演著這樣積極角色。   主持人:   我手頭有個數字,說今年以來檢察機關抓獲的潛逃境內外的貪污腐敗,賄賂犯罪嫌疑人已經達到了502人。而且過幾天就是APEC會議了,我記得前幾天外交部部長就說過,說在APEC將會有100多項成果,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成果就是在部長會議上將會來發表反腐宣言,而反腐也將會變成APEC這次議題當中一個重要的話題。那在這樣一個話題面前,剛纔我們也特別說到了反貪局作為主力軍、正規軍,它面對的嚴峻的形勢。   因為時間的關係,還是特別想把這個PPT放出來給大家看,就是在這個發改委這一次就發現了很多問題,在系列案裡面一共查處了11名局級幹部,居然價格司有5名幹部都出了問題,這被人稱作是“塌方式腐敗”。那面對這樣嚴峻的形勢,我們反貪部門在升級的過程當中需要打破什麼樣的天花板,這是我要再問一下何教授的問題,因為大家都在討論,在最高檢的那一步,怎麼樣保持它的獨立性,因為它的獨立性可能決定著它未來的個能長的多大,它的成長性能有多好?   何家弘:   反貪總局這次整合之後,其實在最高檢這個層次,它只是一個橫向整合的開始,最高檢完成之後就是從省級以下,各級檢察院肯定也會做相應的調整,把這些部門整合成一個大的反貪局或者叫反貪分局。那麼這裡面,其實就是查辦腐敗案件,現在我們面臨很大的一個難題,就是各級地方政府的一些干擾。所以如何加強整個職務犯罪偵查系統,或者反貪系統的垂直領導或者集中領導,這是很迫切的。但這個就要和我們整個檢察體制改革來加強垂直領導,將併列一起來推進。   所以我想就是在整個的整合來看,一個是橫向的,把現有的所有職務犯罪偵查機構整合起來。另外就是能夠建立一個真正是集中領導的、統一指揮的,最好是三級或者是四級的職務犯罪偵查的一個系統,這樣對於剋服腐敗案件查辦中遇到的那些障礙才是更有好處的。   主持人:   沒錯,新的反貪局的成立,它的升級版將來的運作方式,具體將會是什麼樣的,它未來的空間到底有多大,公眾都在拭目以待。但是有一點我們是可以確定的,就是在反腐這樣的一個系列的行動當中,我們已經看出用法治的思維來解決問題了。在這一場輸不起的戰爭裡面,我們看到司法體系當中的反腐鐵軍已經踏上了征途了。   好了,感謝收看本期的《新聞1+1》,我們明天再見!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